北大全系仅“一人”的专业,老师围着一个学生转,毕业照挺孤独的

导语:北京大学作为我国最高学府之一,是莘莘学子向往的文学殿堂。在成立的一百多年来,北大培养出了无数优秀人才,前有著名文学家朱自清、矛盾、沈从文,后有为祖国研究出“两弹一星”功勋于敏、邓稼先。



又一年的高考季,北大作为广大学子心中的最高殿堂,可谓是从小付出了一波又一波的努力,同时,北大也给学生带来无限机遇。

北大全系仅“一人”的专业,老师围着一个学生转,毕业照挺孤独的


北京大学作为中国最高学府,学科建设可谓是涵盖了各个领域,综合实力雄厚,其中计算机类和金融类专业是北大最“拿手”的领域,因此也成为了北大最热门的专业之首。


但是在这所高等学府中,还有着一个冷门的专业,甚至还有很多北大学生都不知道这个专业,连续六年整个系都只有一名学生报考这个专业,可谓是六代单传啊,很多网友调侃此专业“一人生病,全系放假”。说到这里,很多人都很好奇这个是什么专业了吧?这个专业就是古生物学。



说到古生物学,大家都会认为是研究恐龙这些已灭绝许久的古生物,其实不然,该专业除了研究古生物的遗体外,还需进一步掌握地质学、化石能源的基础知识和化石修复技能



而这个专业的起源便是中国古生物学的奠基者威廉·葛利普,在1919年,巴黎和会召开时,葛利普来到了中国,由于受中国地质调查所所长丁江文的邀请,他担任了北大地质系古生物学的教授。在他任教期间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古生物学人才,这些人的诞生也为中国古生物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北大全系仅“一人”的专业,老师围着一个学生转,毕业照挺孤独的



随着历史的发展,古生物学在北大一度消失过一段时间,直到2008年北大元培学院才恢复了这一专业,虽然恢复了这一专业,由于古生物学的深奥与冷门,连续六届都只招到了一名学生,所以也被系内的老师亲切的称为“六代单传”。


古生物专业之所以被大家熟知,还是因为在14年的时候,古生物学唯一一位学生薛逸凡在网上发布了她的毕业照,照片上的她显得那么孤单寂寞。因此也引发了众网友的调侃说是“一人请假,全系放假。”的说法,也有人称这个专业为最孤独的专业。

北大全系仅“一人”的专业,老师围着一个学生转,毕业照挺孤独的


但薛逸凡表示,自己是由衷的热爱这个专业,能够得到老师们的关注,是她的荣幸,同时,只要是系里的活动还有奖学金,薛逸凡都没有落下过。



薛逸凡早在读高中时便对北京大学古生物学非常感兴趣,于是她参加了北大的自主招生,但遗憾的是她的分数差了几分,那么也就意味着无法进入北大,但她却没有因此放弃,而是主动联系院长说明自己的缘由,当许院长了解她的意愿后便破格录取她进入古生物学专业。


进入北大后,抱着对古生物学的热爱,她成绩优异,从北大毕业之后,她申请了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的博士,继续研究古生物学。


早在薛逸凡之前,05年入学的“大师兄”张博然在08年得知古生物学专业设立后毅然决然转入了此专业,他抱着对古生物学的热爱,毕业后他前往美国读博,专业方向为整合生物学。


转专业后,通过这些繁杂且出奇的课程,让他整理出了大体的知识框架,来填补他对古生物学领域的理解。他说:虽然古生物学繁杂且难学,但正因为如此,我才从中找到了乐趣,当我解开一道又一道难题的时候,我在当中得到了满足。


人们常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即便是最冷门的专业,热爱它的人依然能在其中感受快乐。


冷门专业毕业后也能迎来光明前途,虽然古生物专业人数稀少,但我国对于此类专业人才的培养可谓是相当重视,即使毕业了,当你进入古生物研究所时,国家依然会用最高的待遇支持你的研究,珍惜你的研究成果。

北大全系仅“一人”的专业,老师围着一个学生转,毕业照挺孤独的



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有人因为热爱而选择工作,有人将工作和热爱分的很清。但小编在这里提一句,高考结束后选择专业需要遵从自己的内心想法,毕竟选择了自己热爱的专业才能学的轻松!



学的快乐!正如张博然和薛逸凡选择了自己的心之所向,选择与孤独相伴,同时也在孤独中前行,他们才迎来光明的未来,愿你我都能在孤独中砥砺前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