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清华的生源危机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似乎一直没有生源危机。我用“似乎”这个不确定的词来解释这个不确定性。说明,北大清华的生源危机现象并不是不存在的。

中国内地没有排名第一的高校,同时没有排名第二的高校。这种格局导致中国高校有“北大清华和其他高校”现象。这种现象由来已久,主要体现在北大和清华在各地每年的高考录取分数线。各地每年高考分数排名高的6000多名高考生,一般都会被北大清华录入其中。

清北率,是全国各地、全国普通高中最硬的一个教育质量指标,可想而知,每年北大清华的录取名额竞争多么激烈。

北大清华怎么可能有生源危机的现象?即使躺平,每年最高分数的考生也会蜂拥而入。

事实上并非如此。

早年的时候,来自国外高校,尤其是欧美高校的介入中国普通高考招生,每年都会有一批高分考生被卷走,欧美高校是认可中国高考成绩的。这些年,来自国外高校和香港高校生源数量和质量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逐步下降。

北大清华长期以来独揽最优质的生源的状况,并不是没有矛盾,也不是没有突破。主要来自中国内地的尖端高校。

在普通批次,少数几所高校,在各地录取最高分偶有达到甚至超过北大清华录取分数线,如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即使录取最高分没有达到北大清华录取分数线,也就是差一两分。

实际上,全国各地的确有少数高分生,由于各种原因,放弃北大清北,首选其他高校。有一年,某地高考理科最高分没有报考北大清华,而是选择了上海交通大学。虽然每年都会出现这种状况,但这属于个案,不具有普遍性。意味在普通批次,其他高校很难和北大清华竞争高分生源。

被北大清华录取的高考考生中,50%不是通过普通批次录取的。在特殊批次,是竞争高分生源最好的渠道,尤其是强基计划。

2022年,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强基计划校测由去年的出分后调整至高考后出分前,在不知分的情况下校测,对于考生而言,相当于以往的高考后估分填报志愿,存在不确定性。强基计划是零批次,一旦确认,符合要求,档案就在录取期间被提走,没有资格参加其他批次录取;对于高校而言,强基计划在不知分的情况下校测,就是在强化高校的自主权。

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喊话的是两类考生:一是北大清华生源,在出分前校测,出分后录取。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这三所高校的学科实力毋庸置疑,某些学科并不弱于北大清华,强基计划以学科为导向,高分考生如果对某些学科有实在的兴趣,出分前选择这三所高校的强基计划是有可能的。目前会有多少这样的高分生选择三所高校强基计划还不好说,但这项政策特别对北大清华在江浙沪三地录取是有影响。

第二类是喊话五大学科奥赛金银牌获得者。北大清华长期垄断奥赛金银牌考生,一些老牌的985高校甚至颗粒无收。以2021年为例,全国五大学科竞赛金银牌的考生共计1483人,较2020年增加273人。奥赛金银牌人数的增加,北大清华能消化得了吗?要知道强基计划录取五大学科奥赛金银牌学生,是不占强基计划的分省计划的。南京大学、复旦大学、上海交通大强基计划高考后出分前校测,等于是向五大学科奥赛的金银牌递出了橄榄枝。比较微妙的是,北大清华同时对奥赛的金银牌程序进行改革,提前审核,审核不达标的,可以报考其他高校的强基计划。从三所高校和北大清华的变动来看,之前应该有所沟通。

在北京,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强基计划新增了飞行器动力工程,这个变化余音绕梁。要知道北航的飞行器动力工程是A+学科,全国排名第一,每年都被热报,是高分生聚集专业。北大没有飞行器动力工程,清华的飞行器动力工程B-。由此可见,对这个专业感兴趣的考生,北航是不二的选择。换个角度来说,北航把这个专业放到强基计划,不是也在分流北大清华的生源吗?

当然,高校生源的格局过去、现在、未来很难被打破。新高考背景下,以学科为导向,一些高分生适度分流是合理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