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职五五分流?不存在的!——北京2022年中考新政解读

近日,北京市教委发布了北京2022年中考方案。爱培优联合创始人、多知网特邀作者李立勋详细分析了其中的新变化和大众关注的热点问题。作者认为,北京2022年的中考方案,整体而言仍然是在国务院、教育部关于深化考试招生系列政策的框架里——大方向既定,留下许多供各省去差异化执行的空间。北京中考方案在操作层面的一些动作,对于其他省份而言,或许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近日,北京市教委发布了《关于做好2022年高级中等学校考试招生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北京2022年中考方案”)。仔细读来,今年的政策里面,有一些新的变化,也有一些大众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教育政策复杂多变的当下,中考政策可以说是与广大从业者密切相关,北京市中考方案的很多细节,亦是“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映射,广大教育从业者,如果能够跳出自身局限,或许看到的是不同的视角。


全国教育看北京。笔者认为,北京2022年的中考方案,整体而言仍然是在国务院、教育部关于深化考试招生系列政策的框架里——大方向既定,留下许多供各省去差异化执行的空间。北京中考方案在操作层面的一些动作,对于其他省份而言,或许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本文就北京2022年中考方案的关键点做一些延伸解读,供各位参考。


01

从未存在过的五五分流

 

7.4-3.3的北京普职比例

 

最近两年以来,流行一种“一半人上不了高中”的论调——即高中阶段普高、职高5-5分流,该论调不时地刺激着家长的焦虑情绪。从北京2022年中考方案来看,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


2022年,北京市普高招生规模约7.4万人左右,相比于去年的6.18万人,增长约20%;


2022年,北京市中职教育招生规模约3.3万人,相比去年的2.77万人,增长约17%。


做一个简单的计算,2022年普、职比例为7.4-3.3。


实际上,从近几年北京中考招生的情况来看,普、职招生比例,一直是大于2-1。严格意义上讲,普职比5-5分流,在北京并不存在。

 

“理想很美好”的5-5分流

 

事实上,不仅在北京,全国范围内的普、职5-5分流,也是不存在的。

   

根据教育部《2020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20年,普通高中共招生876.44万,中等职业教育共招生644.66万人。据此计算,普、职比例为1.36-1。

   

如果把数据维度进一步向前延伸,我们可以得出如下数据。

 

普职五五分流?不存在的!——北京2022年中考新政解读

 

从上述图标中可以看出,近几年,全国范围内,普、职比例维持在约1.4-1。近十年,只有2011年,普、职比1.05-1,接近5-5分流。


在此,援引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老师的评价:


“严格的5-5分流,十余年来根本就没有实现过,无论在哪个省。”


回到普、职5-5分流这个话题。教育部早在十几年前,就一再强调,“保持普职招生比例大体相当。”何为大体相当?这并不是一个统计学意义上的精确描述,纵然职业教育被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普、职5-5分流,也只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望而已。


作为一个长期研究教育政策的从业者,当笔者听到“一半人上不了高中”的论调、并且看到有许多家长因此而引发焦虑时,是有一些惊讶的。如果家长稍微理性一些、多关注一下国家政策,或许不会被带入无端的恐慌中。




02

被误读的“登记入学”

 

登记入学,本质上是综评招生

 

北京2022年中考方案中,提到了另一大亮点,即首次试点“登记入学”。


据了解,东西城两区共有5所学校参与试点,招生计划为420人。其中,西城区的试点学校为北京市第五十六中学,北京市宣武外国语学校,北京市西城职业学校,共计登记入学名额为260人,前两所学校登记入学计划各为80人,西城职业学校附设普通高中班计划100人。东城区试点学校为北京市第二十一中学和北京市第五十中学分校,登记入学计划分别为80人。


具体招生方式上,当报名人数不超过计划数时,全部录取;当报名人数超过计划数时,仍然按照计划数录取。


当报名人数超过计划时,如何录取?有一种传闻是摇号入学,不过据“京城教育圈”报道,并非“摇号”;虽然各学校的录取细则并未公布,不过从东、西城区的方案中,可以明显判断出,本质上是为综合评价招生。从两区的报名条件来看,考生除了需要提交高中入学报名表外,还需要提交《北京市初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报告册》。另外,在北京实行“两考合一”之后,这部分学生并不需要中考成绩,但需要综合素质评价达到B级以上。


在笔者看来,北京市此次推行中考综评招生,并非突然,其实早在意料之中。根据2018年8月北京市教委发布的《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其中便明确提出:


“探索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招生录取模式,改革录取计分科目构成,适当给予学生自主选择和高中阶段学校自主招生机会。”


而在去年10月份北京市政府发布的《北京市“十四五”时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2021—2025年)》中,亦再次强调:


“稳妥推进中考改革,探索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招生录取模式。”


根据北京市中考改革时间表,2018年为北京市新中考启动之年,2021年为落地之年,然而综评招生并没有在当年实施,而是推迟到今年;并没有全市推行,而是选择了东、西城两区试点;并没有选择两区的头部中学,而是选择两区排名相对靠后的学校……想必,北京市教委在推行此政策时,采取了非常谨慎、保守的态度。

 

北京高考综评招生,或箭在弦上

 

事实上,实行综评招生,并不是北京中考的独有政策,而是中考-高考招生一盘棋。如今,北京市中考综评招生已经启动,高考层面上的综评招生,或已箭在弦上。


根据2016年5月北京市教委发布的《北京市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实施方案》,明确提出:


“从2020年起,在市属高校探索开展综合评价招生改革试点,在市属高校中设立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统一考试成绩、综合素质评价多维度综合评价招生方式。”


然而高考层面的综评招生,在推进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


2019年,北京市发布关于2020年在部分市属高校试行综评招生试点的方案,方案指出:综合评价录取依据统一高考成绩、学业水平考试成绩、面试成绩、普通高中综合素质评价进行录取,高考成绩占比原则上不低于总成绩的60%。


消息一经发出,便在网络上引发巨大争议,甚至有激进的声音认为:高考成绩占60%,剩下的40%靠拼爹?


迫于舆论压力,北京市高考综评招生摁下了暂停键。


在这里,不得不为北京市教委叫屈。且不论综评招生在部分省份、部分高校已经实施得非常完善、非常成熟,单从人才选拔层面来讲,综评招生便体现出巨大的改革优势。


以北京外国语大学为例,目前北外综评类别共有23个小语种专业,面向全国31个省份招生。北外一位曾参与综评招生的教授告诉笔者:“各学院的老师,显然更加偏爱通过综评招收来的学生,因为综评是优中选优,可以真正选出那些对本专业感兴趣、有天赋的学生。相反,通过高考统招来的学生,有着很大的随机性,有些学生甚至因为被调剂,不明不白地来到这个专业。”


据悉,目前北外上述小语种专业,绝大多数都纳入综评招生类别,留给高考普通批次的名额非常少。


笔者预测,北京市高考层面的综评招生,最快有望1-2年内启动。受中考综评试点的启发,北京高考综评招生在试点过程中,有可能会选择市属高校中的非头部高校、非热门专业。

 

全国范围内的中考综评招生,大势所趋

   

除了北京市的综评招生,全国范围内,中考层面的综评招生,已是大势所趋。根据教育部2016年9月发布的《教育部关于进一步推进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意见中明确指出:


“进一步扩大综合改革试点,各省(区、市)要选择有条件的地市学习借鉴一些地区改革的成功经验,结合本地实际,积极探索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招生录取模式。”


“(改革目标)到2020年左右初步形成基于初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结合综合素质评价的高中阶段学校考试招生录取模式和规范有序、监督有力的管理机制。”


从中考综评招生的具体实施策略上看,在部分省份,具体的名称可能有所差异,有的地方统一将其归类到“自主招生”范畴,并且在操作层面有着明显的“地方特色”。


以刚刚发布2022年中考招生工作实施细则的上海为例,上海推行一种“名额分配综合评价”的录取方式,简而言之,由市考试院统筹,将高中录取名额分配到具体的区(校),按照1:2的比例确定入围名单,进行综合素质评价考核+现场考察+学业考试总成绩相结合,按照综合成绩依次择优录取。


在深圳市的中考招生方案中,亦明确要求:学生综合素质表现评价等级用于划定招生学校录取标准;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相同的情况下,综合素质表现评价等级高者优先录取;自主招生学校应当将综合素质表现评价作为录取的重要参考条件。


很“骨感”的现实是,综合素质评价,作为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破除“唯分数论”的重要手段,目前在很多地方还停留在“试点”阶段,仍停留在“只参考、不评价”阶段。由此可见,任何一项改革,势必充满艰难与阻力。

 

03

复杂的北京高中多元升学

 

算上今年新推出的“登记入学”(综合评价招生),当前北京市高中入学,已形成了丰富多样的入学路径。笔者初步统计,北京市主流的高中升学路径(不含中职),便达十余种,主要类别如下:


普职五五分流?不存在的!——北京2022年中考新政解读

(该分类类别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官方表述)

其中,有几种很具有特色性,或者具有普及性的招生方式如下。


校额到校这是一种为了实现教育公平,而推出的行政调控手段。比方说,××附中,为区内牛校(高中校),Z校(初中校),为区内弱校,若凭中考成绩,Z校不可能有学生考入××附中在校额到校的政策下,××附中把10个名额固定分配给Z校,Z校前10名同学,即使未达到××附中中考统招线,同样可以被录取。此举目的,在于均衡教育资源、降低择校焦虑。


“2+4”直升。正常情况下,中学阶段是“3年初中+3年高中”,2+4即两年内完成初中学业后,提前进行高中课程学习,免去中考压力,该种模式常见于各类竞赛班、特长班、实验班等。特别是在国家对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日益重视的大背景下,北京市对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亦有着明确的政策支持。例如,在《北京市“十四五”时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2021—2025年)》中,便指出:


“发挥首都教育资源优势,全面优化创新人才早期培养生态,探索大中小各学段有机衔接的拔尖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开辟拔尖创新人才脱颖而出的‘绿色通道’。


北京此举,对于其他地区基础教育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倒不失为一种借鉴。


区内统招/区外统招当前全国范围内中考招生,大多采取辖区内招生的原则,对于极少数市重点高校,会采取跨区招生的方式。由于北京市教育资源分布极不均衡,跨区招生某种意义上,又会带来弱区生源流失、教育塌陷的现象,因此,这几年,北京对于跨区招生采取了非常严格的限制,此举同样意在促进教育均衡、降低择校焦虑。


“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是本轮教育改革的顶层设计,亦是为兼顾“教育均衡”(公平)与“个性化/拔尖人才培养(效率)”而不断平衡。就像是天平的两端,二者之间的平衡,或许要建立在一定的牺牲代价之上。



相关推荐